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典型

拯救非洲兄弟生命 我们别无选择——记姚健春同志先进事迹

2013-07-10 15:58:33 来源: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大家好!我叫姚健春,是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麻醉科医生,也是广东省第24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队员。    “砰砰砰…”2009年2月17日凌晨5点,这是我到赤道几内亚工作的第41天,我被一阵激烈的枪声惊醒,魂魄未定,又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电话那头传来医疗队长蔡志雄紧张的声音:“马上回医院!”我得知,一伙反对派武装人员突然登陆位于比奥科岛的首都马拉博,袭击总统府,与安全部队发生枪战。我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是真的战斗!我和队长、翻译火速赶往马拉博医院。
    快、快、快,立即拯救非洲兄弟的生命,这是我们心中唯一的念头。一路上,四周乒乒乓乓都是枪声。安全部队已在城内主要街道设置路障,盘查过往车辆和乘客,装甲车封锁了通往城市的主要道路,只有部队和医务人员能通行。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生长在和平年代的我这是第一次听见真正的枪声,置身于枪林弹雨之中更是想都没有想过,可这一切就这样突如其来地呈现在面前。
    所幸一路没有正面遭遇反对派武装,总算顺利赶到医院。到那儿一看,医院尚未受袭,可病人们都吓得簌簌发抖、躲在床下,没有任何人组织紧急疏散。我们立刻安排病人向相对安全的房间和隐蔽处分流。
    可就在那时候,第一批伤员被抬入医院,而大部分医护人员都还没有赶到。缺医生、缺护士、缺器械、缺药品,怎么办?拯救非洲兄弟的生命,我们别无选择!队长当机立断,马上分成两组,翻译去疏散住院病人,我和队长对刚送进来的伤员做紧急处理和抢救。
    遍地都是伤员,满耳都是枪炮声和喊叫声。我们在伤员中来回穿梭,很快也变成了血人。可看着伤员不断流出的鲜血,听着他们痛苦的呻吟,鲜活的生命在眼前变得奄奄一息,我们恨不得长出八双手,快些、快些、再快些!把所有的弹片都取出来!!把所有的伤口都缝上!!!
    战斗仍在继续,医务人员陆续赶到,伤员也一批批送来,我们一边抢救一边指挥,工作越来越有序,清创、缝合、手术、安置病人……日落时分,枪声渐熄,反对派武装被击退,安全部队胜利了!我们连轴干了一整天,当最后一位伤员的伤口缝合好时,大家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手脚都软得抬不起来。
    看着一位位伤员妥善处置、转危为安,我的心别提多高兴了!因为,拯救生命,是医生的天职,我们别无选择,再大的困难都压不垮我们中国医生!
    经过有硝烟战争的洗礼,我们变得更加果断和自信。然而,在赤道几内亚工作的日子里,我们更多的是在无硝烟的战场上,为了非洲兄弟姐妹的健康,与病魔作斗争。
    我是一名麻醉科医生,麻醉器械就是我拯救生命的武器。在国内,六七年前早已用上一次性硬脊膜外麻醉包,可是我们所在的马拉博医院,虽说是当地的首都医院,却连一支硬脊膜外麻醉针都没见到。
    没有麻醉器械怎么开展工作?我回到医疗队驻地的仓库,翻箱倒柜反复搜寻,终于找到2支硬脊膜外麻醉针和几支锈迹斑斑的注射针头,他们在仓库至少沉积了10年以上。捧着这几支针,我喜出望外,如获至宝!用消毒液擦、用食用醋熏……我花了一整天时间,尝试了各种办法,才把几支针头上的铜锈除去。没有手术孔巾,我便跑到华侨开的百货店里,让他们帮忙找来几块棉布,用缝纫机裁成手术孔巾,又在仓库找到了2个饭盒,打包成一个简易的麻醉包。
    麻醉包有了,可手术室设备却不齐全。例如,全院仅有2瓶医用氧气,仅供急诊科急救病人使用,手术室居然没有医用氧气。为了防止手术过程中病人出现呼吸异常,我只能在麻醉过程中把病人盯得更紧,实时观察病情变化,发现病人呼吸异常,就立马用呼吸气囊辅助呼吸。就在这种没有配备医用氧气、设备简陋的情况下,我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为700多位病人成功实施了各种手术的麻醉,此外,还指导抢救了数十例休克病人和新生儿等重症患者。
    拯救生命,必须争分夺秒。一天,送来了两名危重病人,进手术室时血压已经特别低,处于休克状态,神志模糊。其中一名由肠梗阻、肠坏死引起,另一名则是宫外孕急性大失血。
    我深知,对于休克病人来说,采用硬脊膜外麻醉风险极大,但为了不延误救治时机,我当机立断,迅速采用这种麻醉方式,并增加6条输液通道,同时监测两个病人的病情。整个麻醉过程中,我精神高度集中,视线始终不敢从病人身上移开,不断观察病人、调整方案。不知不觉10个小时过去了,手术非常成功,这时候我才发现10个小时里我连一口水也没喝、一口饭也没吃。可是我很自豪,为拯救非洲兄弟姐妹的生命,再苦再累也值!
    援非经历,终生难忘,无怨无悔,因为我们用辛勤、汗水与智慧,拯救了非洲兄弟姐妹们的生命。援非经历,铭志永恒,倍感珍惜,因为那是我们弘扬广东医生精神,珍爱生命、崇尚科学、乐于奉献、团结进取的不竭动力!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专题网-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