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典型

为父老乡亲治病 我甘心情愿当“傻瓜”——记袁国伟同志先进事迹

2013-07-10 15:56:09 来源: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大家好!我叫袁国伟,是龙川县老隆镇卫生院的医生。
    我出生在河源市龙川县山区,父亲是村里的土医生。从小受父亲影响,心想长大了我也要行医。后来我如愿考上了江西医学院,毕业后到惠州惠康医院当骨科医生,一晃8年,我刻苦钻研,服务患者,被惠州市政府评为“百佳外来工”,当年进城市当医生的梦想都实现了。可每当看到家乡人坐着长途车来找我看病时,心里就不由得咯噔一下:要是我能就近为他们治病多好啊!
   2007年底,龙川县面向社会招聘乡镇卫生院院长,我毅然报名参加了考试,成绩名列第三。我高兴极了,终于可以回家乡为父老乡亲治病了。然而,我的朋友们却觉得我的选择不可思议:一个从山区走到城市的医生,又从城市回到山区,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在家人和朋友一片反对声中,我谢绝了原单位的挽留,于2008年5月独自回到家乡,任龙川县附城镇卫生院院长。当时我心里藏着一个梦想:山区骨伤病人多,我回来要办一个像样的特色骨伤专科,为更多父老乡亲解除痛苦。因为,基层更需要我,农民更需要我。
    我永远忘不了到附城卫生院上班的第一天,虽然已经有思想准备,我还是被卫生院的现状所震惊:全院仅有一间租来的150平方米的门诊部,除了血压计、听诊器和体温计这“老三件”,其他什么医疗设备都没有,更别提住院部了。勉强安排了15人上班,还有60人无班可上,一年总收入30万元左右,职工10年无法交社保医保……面对残酷的现实,我眼前一片迷茫,千头万绪该从何处着手?
    冷静下来后我告诉自己:回来为父老乡亲治病,是慎重的选择,也是无悔的承诺,我不能后退,要尽快寻找脱离困境的方法。于是,我找职工促膝谈心,征求意见;拜访相关部门,恳求支持;四处“化缘”,落实资金。三个月后买下了一栋总面积800平方米的小楼,简单装修后作为住院部,当年投入使用。
    场地总算解决了,但是我们卫生院地处县城一隅,连摩的司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而县城中心区又有县人民医院、县保健院、县中医院三足鼎立,我们如何吸引患者,打开局面,在夹缝中求生存?根据大家的建议,结合自己专长,决定把卫生院办成以骨伤科为特色的医院。
    我想办法借来一部X光机,每天从早到晚泡在医院,查房、出诊、做手术,周末假日也随叫随到,还常常去患者家里回访,24小时接听患者电话。有一次连着几台手术,我实在太累了,最后一个病人刚推出去,我就在手术室里睡着了。随着一个个措施的落实,不少骨伤患者取得了很好的疗效,附城镇卫生院的骨伤科治疗有了口碑,前来就诊的患者逐渐增多。
    其实我也做了不少“傻事”。2008年冬天,一位我从小认识的八旬老人,急匆匆地从几十公里外的赤光镇来找我,告诉我他35岁的孙女被倒塌的墙砸中,导致右膝关节以下严重受伤。家人把她送到一家大医院治疗,住院3个月,花费了十几万,受伤的脚是保下来了,但皮肤仍有缺损,骨头和手术嵌入的钢板依然外露,难以行走。
    老人恳求我收下他孙女住院治疗。对这种病症我虽然有一定的把握,但毕竟卫生院设备和条件比较差,万一疗效不好,我怎么向老人交待?卫生院刚树立的好形象会不会受影响?于是我建议老人还是让孙女留在原来的医院。老人大约看出了我的心思,拉着我的手,含着泪说:“阿伟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又看着你上大学,也知道你在惠州做过许多高难度的手术,我相信你。”老人的信任深深打动了我,我为自己的顾虑与胆怯而愧疚,既然回家乡为大家治病,我就应该勇当承担风险的“傻瓜”!
    当天,老人的孙女被抬进了医院。3个月里,我先后给这位病人动了三次手术,再加上精心护理,病人恢复得很好,她是自己走出医院的。出院时结账,费用只有将近3万,农合报销后个人出6千多元。
    我这个“傻瓜”,得到了父老乡亲的爱戴。2010年,一位70岁的阿婆上山砍柴时摔伤了右髋部关节,疼痛难忍。因为家里穷,只能找民间的跌打医生敷点草药,一个多月都没见好转。她的家人慕名找来,经我细细检查,诊断为股骨颈骨折,必须尽快更换股骨头。我为阿婆治疗了半个月,她又能够走路了。不久,康复了的阿婆执意扛来一块长1.6米、宽0.6米的木牌匾,上面写着:“骨科圣手——赠袁国伟主治医师”,我收下了这份厚礼,更收获了支撑我坚守在家乡的力量!
    纯朴的乡亲们大多不善言辞,有的患者手术前非要送上一个红包,有的患者出院后带着自家种的青菜来看我,还有很多患者送上一面面锦旗,表达感激和鼓励。我总是把他们的红包交去当住院费,我总是告诉他们医生的职责就是尽心尽力帮大家治病……其实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他们康复出院,听到他们说一声“谢谢”。
    四年过去了,我的“傻瓜”的行为得到回报。我创办的骨伤科成了卫生院的品牌,我任职的卫生院也越办越好。在全院职工的努力下, 2011年我院收入飞跃至1400万,预计今年可达1600万;目前医院拥有床位120张,其中骨伤科占30张,基本形成了以骨伤科为特色的乡镇卫生院。我也连续3年被评为镇先进工作者; 2010年又获得市、县精神文明工作者称号。
    我的“傻瓜”选择也赢得了妻子的理解,她于2009年带着5岁的儿子,来到我身边,加入了“傻瓜”的行列。对待妻子和儿子我感到愧疚,因为我的收入大大下降,家里的生活质量也受到影响;因为我的工作特别忙,家务事根本顾不上。我常常望着妻子那双埋怨的眼眸,坚定地说:别人说我是傻瓜,我认了;你放心,我要以实际行动让你明白,嫁这么一个傻老公,值得!
    龙川是我的家乡,乡亲们养育了我,我从繁华的城市回到这里,为我的父老乡亲们看病、治疗,至今不悔!我将继续扎根基层,甘心情愿当好为父老乡亲治病的“傻瓜”!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专题网-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