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首页
亲人 我愿做守候你的水仙花——瞿东滨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朱志红,是第二批援加纳医疗队员瞿东滨的妻子,我汇报的题目是《亲人,我愿做守候你的水仙花》。
    我老公瞿东滨是南方医院脊柱骨科主任医师,在家他常常跟我开玩笑,说我是他芬芳四溢的水仙花。
    2011年6月2日,老公突然告诉我,他要参加援非医疗队,一去就是两年。我一听就蒙了,你一个脊柱专家不愁吃、不愁穿,图个啥?但是,我那军人出身的老公认为:脱了军装也要听从祖国召唤,医生到哪儿都能救死扶伤。还打趣地跟我说,只要我们心心相通,在大洋彼岸一样可以闻到你的清香。
    同样曾经是军人出身的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他。于是我就张罗开了。老公是个工作狂,患有高血压、三脂高,我开了药,分门别类装好,还在医生老公面前班门弄斧,一一注明服用方法;老公爱喝茶,在外两年可要多准备一些,我把茶叶的外包装拆掉,抽真空放好;衣服是最头痛的事情,短袖衣服怕老公被蚊子咬,长袖衣服又怕老公热;对了还要根据时间差,制定与老公视频聊天时间……
    离别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可是我家老公像没事似的,整天在家里摆弄那盆水仙花。
    把老公送上飞机,面对空空的房子,我的心也一下子也掏空了。下班,听不到他熟悉的脚步声和爽朗的笑声;做好饭,没有人说好吃。家里变得冷冷清清,只是老公种的那盆水仙花静静地长高了许多。
    转眼到了年三十,听着外面热闹的拜年声,我一个人没滋味地吃着年夜饭。女儿在新加坡求学,老公又去了非洲,一家三口分别在三个国家,团圆变得那么遥远!突然,电脑响了,我一看,是老公发来的一篇文章:《家中的水仙花》。他说,“春节来了,不能在家陪同吾妻,愿洁白的水仙花瓣、醉人的芳香,驱散你心中的寂寥。”我自认不是爱哭的女性,但那次我边看边流泪,看一遍哭一遍,这是相思的泪,也是甜蜜的泪。
    我们每天通过视频,述说家里的点滴变化,倾听老公在异国他乡治病救人的故事。夫妻俩平平淡淡过了二十年,一分开才发现原来思念是如此揪心和美丽。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思念日益增加。居然做出疯狂的决定,2012年8月我带着他最爱吃的家乡鲜笋,坐上飞往加纳首都的飞机,看望老公。
    医疗队集中住在一个小院子里。11个队员各住一间很小的房间,多数队员要共用洗手间和冲凉房。论条件,充其量是20年前部队卫生队水平,对这些21世纪的中国专家医生来说,确实有点寒碜。而驻地在城市边上,买任何东西都要跑几公里,非常不方便。平时在广州下楼就可以办到的事,在那里却要开车花上大半天时间。他们习惯了简陋的条件,可我初来乍到,对这样艰苦的生活环境非常吃惊,觉得跟广州比,简直是落差太大了。
    幸亏队长领导有方,队员们分成若干生活小组,工作之余有的管膳食,有的买煤气,有的负责购买办公用品,有的当司机,各负其责,卓有成效。
    我老公和另外三位队友负责膳食,一周大约要出去两次购买食物。为了节省开支,他们不得不开车满市区跑。阿克拉没有广州这样的大型超市,逛一个商场不可能把东西全买齐。只能先跑Shoprite买猪肉,进Max买牛肉,到Lara买鸡肉,去Koala买面粉和面包,在华人商店买青菜和配料,再去加纳人开的小店买鸡蛋。一趟跑下来,花上5、6个小时是常事。一天上午,他们出去买鸡蛋,因为堵车, 6个多小时才回来,饿得眼冒金星,双腿发软,还不忘耍贫嘴:“要不是为了大家早上能吃上蛋,打死也不遭这个罪。”
    要说苦,苦中也有乐。离驻地不远处是阿克拉最大的贫民窟,每天晚上都燃烧垃圾,不时随风飘来燃烧塑料和橡胶的臭味。大家逗乐道:这可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天看看贫民窟,增加幸福指数。而真正的欢乐时光就是通过QQ与家人聊会儿天,视频上相互端详一下,或者打个电话报平安。去年卫生部、卫生厅领导都去慰问、看望他们,他们简直乐翻了,说祖国人民的关心是最大的快乐。
    看到队员们苦归苦,但精神面貌却很好,我也就不再担心,可一件意外的事情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那天,过了下班的时间,外面都黑灯瞎火了,还不见我老公回来,我知道当地治安不好,经常有抢劫等事情发生,真的坐立不安,越想越担心。下班回来的几个医生轮番打了20多个电话,他都没有接,我更加着急,在宿舍和公用阳台间来回踱步;站在阳台上望着他每天上下班必走之路,期望能早点看到他的身影。林队长听说后顾不得吃饭,到我房间陪着我、安慰我,并安排人开车去医院找,才得知我老公还在手术室忙,赶紧告诉我别担心。等待中我一边为医疗队的团队精神感动,一边心疼老公在异国的工作艰辛。看见老公终于回来时,我想笑着迎接他,给他一个温馨的拥抱,可我没那么做,却说了一句责怪的话:“手术那么长时间也不打个电话,叫人等得好心急啊。”老公没有说话,只是憨憨的一笑。其实,老公你知道吗,我想对你说:“老公啊,你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千万别忘了,你的水仙花在等你平安健康地回家!”
    回国那一天还有个小插曲,我在机场办理出境手续时,工作人员说我逾期居留,把我带进一个小房间。我坦然相告:我老公是驻加纳中国医疗队队员,我来探亲仅一个月,怎么会逾期呢?听到“中国医疗队”这个响当当的名字,他们的态度立刻改变了,友好地说:“Finish.Welcome to Ghana again!”我笑了,我为中国医疗队骄傲!我为老公深深地自豪!
    我老公是属马的,他的世界不是在马圈里,而是在辽阔的大地上。我愿意做家中永远守候他的水仙花!
    谢谢大家!

    (广东省卫生厅党委办)
广东医生专题网-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