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首页
我与艾滋病人零距离接触——蔡梦红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蔡梦红,是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医生,也是广东省第24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队员,我汇报的题目是《我与艾滋病人零距离接触》。
    2008年我去非洲时,女儿读初三,眼看要中考了,丈夫反对我在这个时候出远门,在我坚持下只好同意,但是提出一条硬性要求,那就是不要接触艾滋病患者。我感谢丈夫的关爱,也知道艾滋病的厉害,临走前专门向有关医学专家讨教防范措施,还准备了几十套防护面罩、高强度高韧性橡胶手套,并定制了两件不透水的围兜,恨不得把自己武装成太空人,拒艾滋病毒于千里之外……
    到了赤道几内亚我才知道,那里艾滋病发病情况比想象中的严重多了,艾滋病就像我们感冒一样常见,要避开与这类病人接触,只怕是躲得初一,躲不了十五。何况艾滋病患者也是人,谁也不能剥夺他们生存和治病的权利。我虽然感到害怕,但还是告诫自己,做好与艾滋病患者零距离接触的准备。
    我没想到第一次接触来得这么快。那是一天清晨,医院的电话把我召回产房,一位产妇胎头持续不降,胎儿宫内窘迫,情况紧急!
    我赶回医院,只见产床上躺着的产妇正在大喊大叫,丝毫不配合医生检查治疗。病历显示她以前生过三个小孩都是早产,这个腹中的孩子37周了,对她已经是足月。我毫不犹豫地吩咐助手:马上剖腹产!但那位异国同行却站着不动,又是使眼色,又是打手势。意思是让这个产妇自己生,反正她已经顺产生过三胎。可人命关天,不能怠慢!
    我板着脸正想重复指令,助手一把拉我到门口,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化验单——HIV(+),天啊!原来是艾滋病毒携带者,难怪他们不愿意做剖腹产术。我猛地一惊,恐惧攫住了我的心。但此刻我已经别无选择,没有退路,必须上!因为,如果不立即剖腹产,胎儿可能就保不住了,就算自然分娩孩子生出来,按照当地简陋的医疗设备,也很难保证婴儿的生存。时间紧迫,我来不及详细解释,再次强调:马上进行剖腹产手术!
    刚打开病人的腹腔,一股难闻的异味扑鼻而来,腹腔里肠壁和子宫表面的血管异常扩张,我判断这个病人处于艾滋病的发病期,手术的难度更大了。偏偏这个时候电动吸引器出故障,没法吸出羊水,而助手不得力又使羊水流出的速度难以控制。瞬间,伴随着胎儿大便以及掺和母体艾滋病毒的羊水四处流淌。医生的本能使我顾不上害怕,为了安全取出婴儿,个子不高的我不得不踮起脚尖,右手托着胎头,左手帮着助手压产妇子宫底,整个人几乎趴在手术台上。尽管隔着防护围兜,零距离的紧密接触,让我的裤腿及双脚被羊水浸透了。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恐惧,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地把婴儿抢救出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也不记得双腿在含有艾滋病毒的羊水里浸泡多久,但是我清晰地记得,当新生儿发出第一声啼哭时,我欣慰地笑了。
    从手术室出来,我直奔办公室,来不及脱下手术衣,就吐得昏天黑地!这时,会不会感染艾滋病毒的担心再次袭来,让我有透不过气的感觉。
    中午疲惫不堪回到宿舍,QQ上老公的头像在闪:“今天值班忙吗?一切好吗?”我瘫坐在椅子上,机械地打出早已设置好的快速回复:“很好,没有手术,也没有接诊过艾滋病人”,看着老公回给我的一个笑脸,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幸好我的皮肤没有伤口,过后经过检验,结果是阴性,我才稍稍放下心来。有了这第一次与艾滋病人的零距离接触,我增强了信心,只要加强防范,是能够抵御艾滋病毒感染的。这之后,我多次给艾滋病患者看病治疗动手术,取得了好的效果,很多病人来到医院妇产科,专门找我诊治。每次门诊,我还没有上班,患者就在门外排起了长队。
    一位HIV阳性的患者找我看病,一年前她怀孕5个月不明原因流产,刮宫时发现多发性子宫肌瘤。我分析她流产的主要原因是子宫肌瘤引起的,也不排除HIV阳性的免疫因素,由于医疗条件限制,切除子宫肌瘤是防止这位孕妇再次流产的最现实手段。
    多接触一位艾滋病人,就多一分受感染的机会。做还是不做?我正犹豫着,这位妇女拉着我的袖子反反复复地说:“医生,我想要一个孩子,只想要一个孩子呀,”说完嚎啕大哭起来。
    我是一个母亲,也是一名医生,面对这位渴望当母亲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我没有拒绝。因为,有什么比母爱更加伟大,又有什么比医生的使命更加神圣的呢?
    我细心而又利索地操起手术刀。为了给未来的小宝宝营造良好的生长环境,我一共挖出大大小小8个子宫肌瘤;为了患者今后顺利怀孕,我给患者左侧输卵管伞端闭锁行造口术,还仔细地把粘连输卵管疏通。这一切的一切,难免跟艾滋病人零距离接触,难免出现职业暴露的风险,难免增加自己受感染的机会。但是母爱的伟大、医者的神圣,让我责无旁贷!
    一年后,这位患者抱着一个初生女婴找我,千感谢、万感谢,是我让她当上了母亲,并恳求我给这个婴儿起个中国名字。我想这个婴儿是中几友谊的结晶,就叫“晶晶”吧。从此,这个小“晶晶”经常出入在我们的驻地。
    回国两年多了,救治艾滋病患者的一幕幕经历至今难以忘怀,我常常牵挂他们,祈祷他们平安健康。我一直没有把自己和艾滋病人零距离接触的事情告诉老公,直到这次参加巡回报告,再也瞒不住了,才“坦白交代”。老公跳起来笑道:“那我离你远一点。”但我知道,我们的心贴得更近了。
    有一个念头,我藏在心底;有一种信念,我从不曾放弃:如果祖国再次召唤,我会毫不犹豫地报名,又一次踏上与疾病“零距离接触”的征途,因为那是我,一名广东医生的光荣使命!
    谢谢大家!

    (广东省卫生厅党委办)
广东医生专题网-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