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 正文
全文搜索:

病患家属砸护士后登门道歉

2014-04-23 10:58:13  省卫生计生委 | 阅读次数() | 正文背景色:
【】字体

羊城晚报记者 何裕华 

  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但若能从过与改中寻得医患和谐之道,则是功德无量。昨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室发生一起“非典型”医患矛盾:患者家属因不能第一时间挂号而用厚厚的前台记录本砸向分诊台一名护士,但经过警察和医院调解,该家属在24小时内,旋即向受伤护士赔款道歉。与此同时,羊城晚报记者更了解到,在急诊室,这种先打闹后道歉的故事并非孤例,耐人寻味。

  现场回放:男子越过“人龙”给病儿挂号,遭遇“不理”大闹急诊室

  昨天,记者赶到中山医急诊室时,受伤护士已经回家休息,而前来赔款道歉的病患家属也已经离开。但对于4月20日中午那场突如其来的打砸护士事件,在场医护人员和保安都记忆犹新。

  保安王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20日中午,一名身高超过180CM的男子带小孩前来急诊室求医,当时在分诊台前排队咨询和挂号的人很多,但该男子越过“人龙”箭步走向分诊台前,跟护士说要替病儿挂号。“当时,正忙着应对其他排队咨询者的护士大概是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那男子可能理解为护士不理他,就开始大吵大闹。说小孩病得很严重什么的。”王先生说,后来男子更跑到分诊台后的护士身旁,随手拿起厚厚的病人登记本就砸向该护士胸口,“很大的力气,痛得护士都站不稳,然后就哭起来了。在分诊台对面站岗的我就跑了过去拉开打闹的男人,后来队长、副队长和另一个保安,加上我,四个人合力把他控制住,但他情绪仍然很激动。”

  据了解,经诊治,该病孩的病情并不算危重。

  也可能因为这样,当该男子带病儿看完病,接受警察和医院的调解后,在21日亲自前来赔礼道歉。急诊室资深护士刘姑娘告诉记者,“我昨天不在场,但今天有一名男子问我昨天那名被砸的护士在哪里,我当时不知情,还问有什么能帮到他,他说是来跟那名护士道歉的。后来我听同事说了这事,才把二者联系起来,应该就是前一天打闹的患者家属。”

  中山医急诊室负责人称,这种先打闹再道歉的事件并非孤例,“之前有一个醉酒的部队病患,没说两句就对着护士的头暴打,后来给护士赔了几千块钱;还有一次,护士在走廊走着,也是因为一点小事,一病患家属抓着她的肩膀就打过去。该护士说让闹事者象征性地赔1元,后来大家都觉得不妥,对方最后赔了500元。”

  “再有一次,一位病人在急诊室打了一支退烧针,后来,回家不久就死了。他家里来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婿,要打给死者开药打针的医生,护士们先在那名医生前围成了一堵人墙,护着医生,再找人给死者家属解释,其实,抢救结果显示患者是因为其他疾病猝死的,跟退烧针没有任何关系,后来家属接受现实后,也赔礼道歉了。”该负责人认为,医闹很多时候都发生在病患和其家属瞬间情绪失控之时,过后平息了,大都会回归理智。

  医护心情:对医闹者的瞬间极端情绪心有余悸,但能理解

  尽管医护人员对医闹者的瞬间极端情绪表示理解,但作为医闹受害者,他们仍心有余悸。

  有着八年急诊室护士工作经验的李姑娘就告诉记者,她也曾有过在分诊台被袭击的经历,“虽然没有明显伤口,但当时我哭了两小时,而且,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怕上前台,后来是靠自己心理调节来克服。但至今,还会有一点阴影。因为很多突发事件是我们无法预料的,前一秒钟,患者还是彬彬有礼地咨询,但不知道是哪个举动哪一句话就触动了他哪个心情点,然后或会出现各种不可预料的打闹情况。”

  李姑娘亲述了遇袭经过:去年的一天,上夜班的她在急诊室分诊台前坐着,只见一名年轻母亲带着小孩前来挂号耳鼻喉科,称儿子因耳鼻喉疾病用了几天消炎药,现在情况好转,于是来复诊。作为每天处理数百宗急重病的科室护士,李姑娘认为,复诊应挂门诊号而非急诊号,于是就建议该母亲白天再带小孩去复诊。

  “当时那位妈妈听了我的建议也没说什么,就走了。我也觉得没什么。但过了一会,一个男人走过来,让我挂一个耳鼻喉科急诊,一般循例我们也要问是什么情况,他就说,‘你别问,给我挂号就是了。’我再问,他就开始吵起来了,原来,这男子是刚才那位来复诊的小孩的父亲。他们一开始没挂到耳鼻喉急诊,就去挂儿科急诊,但儿科急诊建议他们白天再去挂耳鼻喉科门诊做复诊。病儿家长就觉得医院是在耍他们。”李姑娘说。

  该男子一边吵闹,一边拿起分诊台前的笔、本子扔向李姑娘。“我很狼狈地躲着他的攻击,后来警察来了,回放闭路电视才发现自己被扔了三次,那一刻很难过很委屈,我只是希望大家对急诊科室有正确理解,这里是急重病患者的生命通道,而不是不用排队的方便之门。却遭来这般恶恨,他是有多恨我,才向我扔三次东西?”

  同样,在警察和医院的调解下,打闹的男子向护士道了歉。不过,并非所有“对不起”都代表真心认错和深表悔意,“那男子站在门口外面随意说了句‘对不起’就去拿药了,病孩和妈妈站在我面前,孩子不停地哭,作为已当妈妈的我,也只能接受这样的‘道歉’了。”李姑娘说。


 

“同一路上遇见同一位恩人”

羊城晚报记者 陈映平 通讯员 李绍斌

  在病人眼中,他是“定心丸”、“送子观音”!

  他不仅医术高明,还在博客中为病人分析病情开解心结。

  多年来,他帮助一个个患有疑难病症的女子圆了“母亲梦”。一位几乎被判“死刑”的女病人在他的精心治疗下,病情得到了控制,还喜得贵子。

  一群被他的医术、医德折服的病友专门创建了一个QQ群,群签名写着:“我们在同一路上,遇见同一位恩人,见到同一道曙光!!!”

  他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风湿免疫科教授杨岫岩。

  疑难病患者喜得8斤胖小子

  虽然事隔多年,但回想起来,杨教授仍然对这个病人记忆清晰。

  2010年5月22日,湛江市民vicki在杨岫岩教授的博客“杨氏书屋”上发帖报喜:“各位亲爱的朋友,给大家报喜了,我于5月16日上午9点30分顺利产下一子,而且是个8斤重的大胖小子,母子均平安健康。谢谢杨教授长久以来的精心治疗!”

  vicki还告诉杨教授,为了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她给儿子取名叫“岩岩”!

  这个健康的大胖小子实在是来之不易。

  6年前的一天,新婚不久的vicki高热不退,小夫妻四处求治奔波了3个多月,但效果不明显。湛江当地医生就把她介绍到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风湿免疫科。住院后经过一系列检查,她被确诊为“成人Still病”。住院13天,她的病情有所缓解,于是回到湛江继续治疗。

  两年后,身体逐渐恢复正常的vicki和先生打算要个孩子。有一天,她感到身体极度不适,在先生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广州,找到杨教授。检查发现,她得的是“肺动脉高压”,对这种病,当时只有两种药有效,但都非常昂贵,服用一个月分别要花2.7万元或5.1万元,且要终生用药。

  痴情的先生决定带妻子到北京求医。经过一系列检查,vicki被确诊为患上“原发性肺动脉高压”。专家表示只能吃药治疗,没有其他方法。夫妻两人只能带着几万元的药精疲力尽地回到湛江。

  回家后不久,vicki的身体出现了之前没有出现过的状况。他们再次来到广州,向杨教授求救。经检查,vicki的病属罕见的疑难病。杨教授判断:病人病症虽然原因不明,但或许与肺动脉高压有关,通过免疫治疗,控制免疫病,肺动脉高压或许有希望逆转。

  考虑到vicki是湛江人,杨教授联手湛江的医生,用每支价格仅6元钱的环磷酰胺代替了vicki原本需要每月花费二万多元的降压药,治愈了她的肺动脉高压病。

  在肺动脉压正常并停药一年多以后,这对夫妇又有了生儿育女的渴望。vicki试探性地向杨岫岩教授咨询能否生个孩子。2009年6月21日晚,杨教授在博客上回复她:“可以放心怀孕,在肺动脉高压方面,95%以上的概率是没有问题的。”

  “杨粉一家亲”称他“送子观音”

  3月31日下午,一位怀孕35周、快要临盆的妇女走进了杨教授的诊室进行产前的最后一次复诊。

  杨教授每次出诊,几乎都有几位“大肚婆”前来复诊。她们不是普通的孕妇,有些患有红斑狼疮,有些则患有其他免疫性疾病。这在过去都是生育的禁区。

  因为同病相怜的关系,这些病友成立了一个QQ群,大家在里面交流治疗体会。这个群创建于2011年9月30日,名称是“杨粉一家亲”,群里的成员都是杨教授的病人,群签名写着:“我们在同一路上,遇见同一位恩人,见到同一道曙光!!!”

  2014年3月17日清晨6时,“杨粉一家亲”的soso在群里道喜:“昨天下午三点半,虫虫小公主出生了。”

  soso今年30岁,原是一位红斑狼疮患者。2012年结婚后,soso想尽早有个自己的孩子。但碍于病情不稳定,一直不敢怀孕。另一个“杨粉”知道后,介绍她去找杨教授看病。在杨教授的精心治疗下,半年后,她的病情稳定了下来,终获“准生证”,之后顺利生下女儿。

  soso家住海珠区,舍近求远地到中山一院生孩子,就是冲着杨教授去的,“他是我心中的‘定心丸’!”

  3月20日,出院的前一天,杨教授专门来到产科看望她,并交代了服药事项。soso说,“没想到他这么忙还来看我,还发短信提醒我要注意换药!好感激!”

  据了解,经杨教授治疗后当上母亲的红斑狼疮病友不计其数,“杨粉一家亲”QQ群里就有180多位,去年,其中的十几位升级为母亲,最近群主粗略统计了一下,目前正怀孕的准妈妈就有8位。

  “杨粉”们打趣说:“杨粉一家亲”快要变成“杨粉妈妈群”了。在“杨粉一家亲”的QQ群里,许多人称杨教授为“送子观音”。

  “当医生,她们对我的信任,就是最大的安慰,所以,我很开心,很满足!”杨教授说。


    分享:
    最新信息
    点击排行榜
联系方法 | 交通指引 | 网站背景 | 版权声明 | 网址域名 | 浏览建议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法律责任 | 网站致谢 | 政务微博
官网手机版
官网手机版
Copyright 2009 www.gdwst.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2049153号-2 网站标识码4400000119
主办: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技术支持: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政务服务中心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广东卫生信息微信
广东卫生信息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