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 详情


南方都市报:省卫计委主任段宇飞接受南都专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没质量就没生命力

时间:2018-01-31 18:12:27     来源:南方都市报 | 阅读次数(3146)


“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被写入了今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

2013年底,广东启动城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家庭医生时代到来。4年多来,广东从无到有,实现了签约服务21地市全覆盖。

近日,南都推出多篇报道,关注家庭医生发展现状,在省两会上,多名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也对此建言献策。

未来,广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将怎么走?“健康守门人”如何发挥实效?列席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的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主任段宇飞,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专访。

段宇飞表示,目前广东全科医生队伍缺口仍然较大,未来将继续弥补缺口,多渠道培养培训全科医生队伍,实行分类签约、有偿签约、差别化签约,进行数量质量双重考核,不断巩固、做实这项工作,“没有质量,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就没有生命力,质量才是最根本的保证。”

 将对“签而不约”调查纠正

南都:从试点到全面推开,广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已有4年多时间。他们担当了什么职能?这项工作有什么成果,实现了哪些“小目标”?

段宇飞:家庭医生一般由全科医生来承担,是综合程度较高的复合型临床医学人才,主要在基层承担常见病多发病诊疗和转诊,还有预防保健、病人康复和慢性病管理等服务,被称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这4年多来,广东从无到有,建立了家庭医生制度,实现了21地市的全覆盖。政策体系也初步建立,出台了不同档次服务包,还有签约服务费收付费标准、绩效考核、临终关怀、家庭病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区指导标准等顶层设计文件,也建立了激励机制,加强了规范管理。

从2015年开始,为期6年的家庭医生团队滚雪球培训项目,正在逐步提高广东所有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核心胜任力。可以预计,到2020年,全省基层在岗家庭医生队伍,包括乡村医生,都会参与到培训中来。

在这个工作开展比较早的地方,居民就诊下沉效果逐步显现,“家庭医生朋友”的“贴心人”服务模式逐步受到群众认可。群众对家庭医生的依从性逐渐增强,基层诊疗人次在逐步提升,分级诊疗效果正在逐步显现出来。

南都:也有居民反映,家庭医生签约了,但服务跟不上,有的家庭医生自曝签约了1万多位居民,“签而不约”的现象突出。你怎么看?

段宇飞:有没有医生签约了1万居民,对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做过深入调查,不好评论。

之前我去过某个市调研,医生护士加在一起总共才7个人,但签约了一所学校的2万学生,算下来,一个家庭医生要服务差不多5000人,我当时问他们,你们服务得过来吗?

根据国际实践经验,结合广东实际,我们规定一名家庭医生签约(以团队服务)一般不超过2000名居民。这也是我们国家在家庭医生签约量控制方面的常识性规定。我告诉他们,没有必要为了签约而签约,可以重点服务一些有病或体质差的大学生、学校老师等。

我觉得,家庭医生数量缺口很大,特别在粤东西北,家庭医生比例更低,为了完成任务,“签而不约”的现象存在,是有可能的。

但这是我们所不允许的,家庭医生签约不能只追求数量,更要保证服务质量。没有质量,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就没有生命力,质量才是最根本的保证。否则居民签了第一年,第二年不会续签。

我看过中山小榄镇的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病人很多,居民告诉我,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想到家庭医生,甚至家里有纠纷,也想找家庭医生聊聊,这是一种非常信任的关系。这种关系要靠我们的服务质量来取得。社会有反映“签而不约”的现象,接下来,我们也要进行调查,进行纠正。

南都:除此之外,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实施过程中,还有哪些问题、困境?

段宇飞:可以说,目前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实施时,还存在不少问题和难点。

全科医生队伍需要进一步发展壮大,人力资源比较紧张,特别是城市社区。如群众所说,服务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化多层次需求。

基层医疗卫生服务发展,也仍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部分地区人员数量和服务能力难以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

全国都缺全科医生

粤每万人有2 .04个

南都:有省政协委员说,中国医疗是“倒金字塔”结构,人才多被吸引到大医院。你几次提到家庭医生存在缺口,这个缺口有多大?

段宇飞:目前,广东每万人口有2.04个全科医生,已经达到2018年每万人口拥有2名全科医生的目标。按照广东省目标,2020年,每万人口要有3名以上全科医生。目前2.04人,主要还是集中在珠三角。

但总体看,全科医生队伍在中国缺口仍然比较大。国际上一般来说,专科医生与全科医生的比例1:1,才能满足70%-80%疾病在基层解决的目标。但广东,乃至全国,家庭医生在医生中占比都只有10%左右,结构失衡比较严重,需求十分迫切。

2017年起,广东为部分地区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特设2个全科医生岗位,每个岗位每年财政安排补助6万元。但吸引力依旧不够,全国都缺全科医生,所以才会出现深圳30万年薪聘请全科医生的现象。

我们的理想,是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但是目前来说,还无法实现。健康人群签约后,可能几年都不找一次家庭医生,所以按照现在家庭医生的数量、能力,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先把重点人群服务好。

南都:如此大的缺口,要怎么去弥补?

段宇飞:广东省正在多措并举,加大家庭医生队伍培训培养力度,通过家庭医生团队滚雪球培训、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农村订单定向医生免费培养、在岗医师转岗培训、乡村医生队伍培训、基层人才“填洼计划”等项目,多渠道培养培训全科医生队伍,提高服务能力。2017年广东培训全科医生5224人,超额完成年度培训计划。

努力拓展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前景也是重点。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已经明确,要将住培合格全科医生与专硕研究生同等对待,职称晋升享受优惠政策,职称评价也更加契合实际。

通过激励机制“开关”

壮大“守门人”队伍

南都:有基层社卫中心反映,签约后工作量增加了,但收入没有增加,不成正比。如何对家庭医生进行激励?

段宇飞:这正是家庭医生制度激励机制设计的关键。去年,广东各地已经完成出台文件建立激励机制,而2018年,我们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通过机构的履约考核,让收取的签约服务费兑现给家庭医生团队。

目前,我省已有18个地级以上市,出台了本市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及收付费标准。收取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费用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额,70%- 80%用于家庭医生团队绩效分配,与签约数量、有效签约、有效履约、服务效果挂钩,体现优绩优酬,多劳多得,提高家庭医生岗位吸引力。

另外,在晋级晋职以及各类评先活动上,向家庭医生团队成员倾斜,重点向考核优秀的人员倾斜,保证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可持续发展。同时,广东还要认真贯彻《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落实好提高全科医生薪酬待遇、到基层就业享受优惠政策、拓展职业发展前景、显著提升全科医生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地位等系列举措,通过激励机制这个“开关”,让家庭医生岗位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吸引越来越多的医生进入到这支“健康守门人”队伍。

数量质量与薪酬挂钩

杜绝“签而不约”

南都: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今年还被写入了省政府工作报告。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做实”?我们离解决“小病在社区”还有多远?

段宇飞:为了做实家庭医生签约,今年,广东将进一步完善服务制度,规范服务管理,实行分类签约、有偿签约、差别化签约,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的形式,向居民提供基本服务和个性化服务,服务边界清晰,满足居民多层次的健康需求。

同时,要构建起“三环”联动的一体化整合型服务体系,完善好家庭医生首诊与专科医生的联动机制,把居民留在基层,让基层家庭医生来解决70%-80%的健康和疾病问题。这里的“一环”是指加强签约服务核心团队建设,提供便利化、个性化的健康管理服务;“二环”是加强与机构内专科以及辅助科室的联动,提供家庭病床管理、团队医生会诊等服务;“三环”是建立全科与专科服务有效衔接和联动,形成基层全科团队与专科或综合医院专科医生组成的责任团队,让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专科或综合性医院可以建立起绿色通道,双向转诊。从全科—专科联动机制建立、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规范化服务等方面,推动建立对签约居民基层首诊、分级诊疗和全程健康管理的一体化服务模式。

家庭医生需要跟踪服务,只有对居民关心、服务、指导,对他有帮助,才能获得群众信赖。不是我签10个人,你签5个人,签约10个的收入就一定比5个的高,这不行。

接下来,我们还要对家庭医生签约工作数量和工作质量进行管理和常态化履约考核,杜绝“签而不约”现象。考核结果与家庭医生团队签约服务费分配挂钩。

家庭医生是一个新事物,还有很多工作要健全,要做得更精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接下来,我们会不断巩固、做实这项工作,让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真正履行作为“健康守门人”的职责。